默认冷灰
24号文字
方正启体

前世005 卑劣的思慕

作者:木羽年華本书字数:K更新时间:
    他们二人,一个是当朝帝王,一个是齐王的妃子。身份悬殊,其中仿佛隔着层层沟壑,原本是这辈子都不会有任何干涉的两个人。

    他却以这种近乎卑劣的方式,企图接近她,偷偷地窥探属于她的世界。

    可是窥探的越多,心中的那份难以言说的念想就越浓。陷得更深,以至于白日里早朝时分也忍不住时常会想起她。

    后来也不是没有多设几场宫宴,为了看她几眼,哪怕只是远远地看看她低着头的娴静样子,他甚至故意下令宾客离席之前,无论男女,需得行至殿前同他再复跪拜一遍。

    他是帝王,他下的旨意,无人胆敢不从。

    可不晓得是不是老天也看不下去,他这种卑鄙的举止,龌龊的念想,再到后来,不晓得为什么,薛砚之收到帖子,前来赴宴的时候,就鲜少带她一道儿出席了。

    胤莽有些失望。

    可是仔细想想,却仿佛又是理所当然的事情。

    换位思考,倘若是他,屋中养了这么个娇娇香嫩的小妇人。那是恨不得一辈子藏在自己房中,舍不得被外人窥看一眼。

    于是他只能与她继续互通书信。睹信思人,将那一腔无法抒发的相思之情,尽数寄托在那些个娟秀整洁的小字上。

    就在他小心翼翼又惴惴不安,暗中同她维系着这段实在见不得光的关系时。

    聪慧如她,终于有一天,他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。

    她还是察觉了他并非她的贵妃二姐。

    其实有那么一瞬,他心跳快了几拍。想着既然如此,索性就告诉她,告诉她他的存在吧。

    可是他毕竟还有那么几分理智。

    他离经叛道惯了,为了自己想要的东西,从来习惯了强而取之。可是她不一样。

    她是有妇之夫,又是一看就教养的很好的姑娘,做事循规蹈矩。倘若晓得了他的真实身份,自然不会愿意与他互通书信。

    可是胤莽却舍不得,舍不得与她割断这最后一点点的联系。

    他只能谎称自己是贵妃身边的人,贵妃操持后宫繁忙,有些时候心里念着宫外这个妹妹,便是托付他这个心腹暗中多多照应一些。

    **

    这是苏婉容嫁人以后,在齐王府度过的第五个新年。

    正月初一,万家灯火。仿佛每一户都是欢笑满满的热闹喜庆。

    齐王府也是一大早就开始张灯结彩,唯独苏婉容的这方小别院里,显得格外冷清。

    她仿佛这两年身体一直不好,半年一场大病,小病更是不断。前天夜里不小心吹了会儿凉风,昨日就染上了风寒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的苏婉容,近双十年华。原本是最明艳美好的年纪,只因久缠病榻,娇小的身子骨,瘦津津的几乎脱了形。这会儿高烧难退,不过巴掌大点的小脸儿红彤彤的,就紧紧阖着双眼,难受地蜷缩在榻上。

    探春看王妃烧成了这副样子,又是心疼又是着急。

    过年了,京中靠谱些的大夫都不好找。王府里面备用的那些退烧药,探春也都已经试着给王妃煎了喝下去了,可是根本没有效果。

    怕这么继续烧下去,王妃身子骨又弱,可别真把人给烧坏了……探春急的都快哭了出来。后来实在没辙,咬咬牙偷偷跑去南苑求见前朝德妃,也便是如今的皇太妃杨氏。求那杨氏可以出面,替自家王妃请宫中太医过来瞧看一眼。王妃已经烧了整整两天了,再这么继续耗下去,真的不行。

    岂料那杨氏得知此事,明明是个做婆婆的,晓得儿媳生病,非但没得半点关切之意,反倒是皱着眉,嗓音嫌恶地斥道:“可真是个丧门星!大过年的染上风寒,这不是平白给齐王府增添晦气吗?”

    莫要提出面给苏婉容请御医了,甚至是嫌弃地立刻唤来两个粗壮些的嬷嬷,将探春直接赶出了自己的南苑。

    只觉得但凡待在那苏氏左右的人,身上总是都带着晦气的,可莫要离得太近,没得将晦气过给了自己。

    苏婉容固然烧的头脑发胀,迷迷糊糊的,却尚存了几分意识。

    所以探春啜泣着关门走进来的时候,她其实是听见了的。

    小丫鬟在哭,应当是害怕吵着她休息,所以是极力压低了声音轻轻地哽咽。其实她同探春从小一起长大,她了解探春,知道这单纯的丫头心疼自己,见自己高烧不退,方才悄悄离开,就是背着自己去求杨氏了。

    毕竟是朝夕相处了这么多年,杨氏那是个什么的德性,她究竟有多看不惯自己,苏婉容不是个傻的,心里自然是和明镜似的。

    探春这会儿哭成这样,正正印证了苏婉容的心中所想。

    那杨氏从来都瞧不上她,觉得她勾了她的儿子,说是恨透了她也不足为过。巴不得这世上彻底没了自己才好,又怎么会大费周章地入宫,替她请御医回来?

    苏婉容烧的浑身虚软难受,这会儿咬着嘴唇,瘦弱的身躯蜷缩成一团,心里不免对那杨氏愈发多了几分怨愤,可是更多的则是难过,无力,委屈。

    其实尚未出阁的时候,她在太傅府,因为她庶出的身份,素来也是个不讨人喜的。但那时候,到底还有她爹爹疼她,护着她。像宝贝疙瘩肉似的宠着她。

    莫说眼睁睁看着她缠绵病榻,日益清减。便是她偶尔咳嗽了一声,都会慌慌张张地立刻唤京城最好的太医替她看诊,但凡是爹爹不当差,待在府中的时候,那便是万万舍不得她受半点委屈的。

    她原本也是有人疼的,可是自打两年前爹爹因旧疾去世,后来就连周嬷嬷也死了,在这个世上,真的只剩下她孤零零一个人,再也没人疼她了。

    想起已逝的爹爹,为了她顶撞杨氏,最后无辜惨死的周嬷嬷,那纤细的玉指紧紧攥住枕巾,她心口酸涩,眼眶一下子就红了

    或许会有人问,她不是嫁人了么?

    那个昔日里,也曾把她放在掌心疼惜的薛砚之,她的夫君。这会儿她生病了,而他又在哪里呢?

    思及记忆里那个芝兰玉树一般的俊美男子,那个她少女思慕时,曾经一度痴痴迷恋着的人。

    苏婉容眸中泛泪,心口却涌出一股无法与旁人言说的悔恨,凄凉。

    年纪还小的时候,不懂事,以为姑娘家一辈子最大的幸事,就是嫁给自己心仪的人。不管日后如何的困难重重,只要两个人夫妻和睦,总是能够克服一切,恩恩爱爱地经营属于他们两人的小日子。

    等嫁了人以后才逐渐发现,原来成婚到底与相爱不同,婚姻大事并非两个人的事情,它可以受各种因素的影响,譬如对方的性格,又譬如对方家人待她的看法。

    先帝驾崩,天下改朝换代,更迭国号为晋元。

    三皇子封齐王,德妃被尊作皇太妃以后,就搬入了齐王府,与夫妻二人同住。

    于是无法避免的,苏婉容成婚以后,要与杨氏这个做婆婆的朝夕相处。

    杨氏不喜欢她,这一点苏婉容心里一直清楚。

    当初也是年纪轻,想法天真。知道杨氏看不惯她,或许认为她的存在就是一个天大的膈应。苏婉容性子也是倔的很,觉得看不惯就看不惯她吧,左右嫁进来以后,她俩互相膈应着,谁都别想好过。

    只要薛砚之喜欢她,愿意照顾她,迁就她一辈子,也就足够了。

    刚成亲那阵子,苏婉容着实也度过了一段极甜蜜的日子。薛砚之很宠她,确实也愿意迁就着她。

    可是苏婉容却大意地忽略了,薛砚之疼她宠她,把她当作妻子。可是他同样也是杨氏的儿子。

    譬如薛砚之这般的孝子,对母亲的敬重是融进血骨里面的。就算他平日里再如何疼惜发妻,她在他心中的地位,到底是及不过他的亲生母亲。

    本书由首发,请勿转载!
(←快捷键) <<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>> (快捷键→)

《宠后多娇:昏君养成守则》阅读提示:

① 精彩小说《宠后多娇:昏君养成守则》连载于酷读吧小说网,更多关于《宠后多娇:昏君养成守则》内容, 请关注看酷读吧小说网。本站已开通手机(m.kudu8.org)阅读功能,敬请通过手机访问《宠后多娇:昏君养成守则》最新情节!
② 本站所收录精彩小说 《宠后多娇:昏君养成守则》(作者:木羽年華)及有关此小说《宠后多娇:昏君养成守则》 评论所代表观点,均属作者个人行为,并不代表本站立场。
③书友如发现本小说《宠后多娇:昏君养成守则》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,请马上向本站举报。希望您多多支持本站,非常感谢您的支持!
④《宠后多娇:昏君养成守则》是一本优秀小说,情节动人,为了让作者:点影能提供更多更好的作品,请您购买本书的VIP、或多多宣传本书和推荐,也是作者的一种另类支持!小说的未来,是需要您我共同的努力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