默认冷灰
24号文字
方正启体

第213章 白首相依,不离不弃(正文完

作者:木羽年華本书字数:K更新时间:
    旭日高升,辅国将军及中郎将等人,带领身披盔甲的清一色兵士,已在城门下排列整齐方队,等待帝王祭旗阅兵。

    苏婉容抬眸望过去,就见眼前这男人一袭沧海金龙云纹铠甲,缀以赤枭金丝肩铠。风吹过来,男人身躯英伟而挺拔,玄色绣九龙纹的战袍在风中猎猎作响。

    再往上看,就见耀目的日头此时折射在男人棱角分明的脸上,衬得男人面部线条愈发的刚硬凌厉。薄唇紧抿犹如刀锋,这样一个男人,似乎什么也不需要做,只是这么负手站在那里,周身就萦绕着一种仿佛天生就应该俾睨天下的王者之气。

    从前,她总觉得如父亲那般满腹才情,清雅似竹的男子最为俊朗。如今嫁了这个蛮汉,方知如他这般身披铠甲,能够顶天立地的男子才是真正的男人。

    他真的极为英俊。与他相比,就便连他背后的旭日,仿佛一瞬间也显得黯淡无光。

    苏婉容怔怔地看着这一副画面,脑海里忽然有一瞬的恍惚。总觉得这副场景仿佛似曾相识。

    她突然想起来了。其实上辈子临死之前,那并非自己与这男人的初次相遇。很久很久以前的一场宫宴上,也是相似的情形。只是那时,他是九五之尊的帝王,她却只是齐王府的后宅妇人。震慑于天家威仪,只晓得诚惶诚恐地紧紧跪在齐王身后,甚至连天子圣颜都不敢抬头瞧上一眼。

    至于目下呢,男人还是帝王,可是她的身份变了,如今她是他的皇后。是这世上唯一有资格同他并肩而立,俯览整个锦绣河山的女人。男人即将出征,她站在这里,目送她的男人,她的丈夫远行。

    胤莽回头的时候,瞧见的便是小女人眼如水波,潋滟莹润,红唇微张,就这么眸光痴痴地望着自己。

    他并不知道苏婉容心中所想,可是他整个人却沉溺进了这一汪,百般柔情宛若涓涓细流的迷离水眸之中。

    千万将士面前,不可做太过出格的事情。他强忍下狠狠吻住她娇红双唇的冲动,大步上前,终究只是展臂将她紧紧搂进怀里。

    满腔的铁血柔情,仿佛点滴渗透最为坚硬冰冷的钢铁铠甲,一寸寸,一丝丝熨烫进她柔软的体肤。

    “朕走了!”

    万千的言语,最终咬着牙,化作嗓音粗嘎的这么一句。他重重抱了她一下,终于松开手,转身阔步而去。

    **

    滨州一仗,比想象之中难打。

    此片地带地势崎岖,山峦重叠。战地两侧多为悬崖峭壁,将士熟练阵容无从施展,强攻不得,以至于敌军久攻不下。

    山风猎猎,身披玄色绣九龙纹的胤莽,此时高骑马上。

    胤莽黑眸微微一眯,隔河观望,他看见了同样身披铠甲的前朝三皇子薛砚之。

    那人一袭白色云纹战袍,身形颀长,整个人犹如芝兰玉树。分明是在灰尘仆仆的战场之中,那人唇边却噙着一抹清雅似仙的闲适淡笑。就仿佛褶褶生辉,流光溢彩的一块璞玉,坠入尘土飞扬的凡俗,怎么看,都觉得格格不入。

    赵龙驱马,靠近胤莽身侧,拧眉劝道:“陛下,此处地势险峻,半月征战下来,敌军久攻不破,将士疲惫,士气衰减。这薛贼又实在邪门儿的很,仿佛清楚我方所有阵势。继续拖下去,怕是对我军不利。恳请陛下尽快撤兵,待与众位将士商讨出应对阵型,再攻不迟!”

    胤莽闻言,侧眸,淡淡地扫了赵龙一眼。

    “赵卿。”

    英武威仪的帝王高坐马上,他抬眼望向不远处起伏连绵的山脉,淡声说道:“你十岁出头就跟着朕,同朕出生入死多年,朕今日打下这片江山,经历过的无数战役里,你几乎都有参与,可以说是鞠躬尽瘁。”

    赵龙微怔,显然并不晓得皇帝为何忽然提起此事。

    可下一刻,几乎是下意识地他低下头,拱手郑重说道:“为陛下效力,原本臣之职责所在。”

    胤莽便对赵龙说道:“万千将领,你随朕最久。自然也应当晓得,朕的兵书里,从没有’逃’这个字。今日既是朕来领军,迎难而上,也要把反贼一次歼灭。”

    知难而退,军之善政也。

    可是退兵看人,面对觑觎他女人的人,胤莽他,不可能退。

    神情一瞬间变得冷硬狠戾,隔岸相望,胤莽缓慢抽出了腰际宝剑。

    他嗓音冰冷地扬声说道:“众将士听命,随朕冲过去,朕要亲自砍下那人首级!”

    **

    晋元帝领兵亲自迎战,其善战程度,以三个字来形容,就是快,准,狠!

    动作迅猛,犹如虎豹。

    三皇子麾下军力,大多都是这两年间陆续组建的新兵。战场上从前未曾有过交锋,只是听闻晋元帝之骁勇,如今亲眼目睹,只觉得震撼愕然,一眨眼的功夫,手持长剑的尖叫声,锐物入肉的闷响,顷刻间血流成川,横尸满地。

    他甚至根本不讲什么所谓的阵型阵容。全凭身上那股子粗鲁的蛮力,长驱直入,横行霸道,硬是带着麾下精兵,笔直地杀出一条血路。

    这是天生的战神,这样的人物,仿佛生下来就应该率领千军万马,无往不胜。

    沙场就是这个男人的天下。

    他不是他的对手,哪怕率先取得了有利地形,甚至掌握了先知。他都无法逆转已经注定了的败局。

    当晋元帝锋利的刀锋抵上薛砚之的胸口,他心里面这个念头已经逐渐形成。

    他不退不避,甚至毫无畏惧。他只是背脊笔直地站在那里,抬起俊朗似画的一双墨色凤眼,望向那脸庞冷硬的男人。

    一路杀到这里来,胤莽此时的形容看起来不可能不狼狈。

    战袍被敌人的鲜血氲深了一个颜色。他连眸底都染上了一层血红色,此时手持宝剑,直指薛砚之,便有殷红的血珠,连成细密的线,一滴一滴流淌下来,渗入泥土。

    薛砚之就这么看着眼前浑身带着血腥煞气的男人,忽然扯唇,突兀地笑出了声。

    俊美似谪仙一般的男子,身批不染纤尘的白袍,就连笑起来,也犹如清风雅月。他看着近在咫尺,神色阴鸷仿佛夺命阎王的皇帝,眸底的笑意逐渐变得嘲讽,

    他面色平静,不卑不亢地直视对面的人,声音缓缓:“婉婉乃是大家闺秀,从小便是京中才女。她喜欢的男子应当儒雅有礼,彬彬得体。能够陪她雨中闲步,月下抚琴,吟诗作对,对坐品茶。而你……一介市井草夫,你根本不懂她,亦,配不上她。就算你使出卑鄙手段,伪造先帝遗诏,以权势将她抢走。再来一世,我必先你一步,婉婉她,必将还是我薛砚之之妻!”

    几乎话音刚落,胤莽额角青筋暴起。他红着眼,手握利剑,锋利的刀刃“噗吱——”一声,狠狠贯穿薛砚之胸膛,继而连根抽出。

    薛砚之霎时间瞳仁放大,鲜红的血液从血洞里奔涌着四溢而出。他睁大了双眼朝后方直挺挺地倒下,面目痛苦地挣扎了一会儿,很快就彻底没了呼吸。

    胤莽居高临下地俯视着脚下那死不瞑目的人,手持浸血宝剑,眉目冷戾犹如染上寒霜。

    “朕的女人,生生世世都属于朕。至于你,注定是朕的手下败将,便是再来一世,也必然同样死于朕的剑下!”

    **

    一个月的时间,一晃眼就过。

    五月初,天气已经开始回暖了。可是肚子一天比一天大,接近临产,苏婉容不敢贪凉。

    这会儿摩挲着臃肿浑圆的肚子,坐在凤仪宫外面的小花园里,依旧是用织锦绒毯,把肚子护得严严实实的。

    “娘、娘,抱抱,抱抱。”

    一岁出头的惜儿,学习能力很快,又很聪明。目下不仅能够自己摇摇晃晃地走路,甚至学会伸出胖乎乎的一双胳膊,眨巴着那水汪汪的大眼睛,奶声奶气地朝母后撒娇。

    垂眸瞧着自己水灵可爱的女儿,苏婉容眉眼温柔地笑了。

    她揉了揉女儿毛茸茸的小脑袋,轻声去哄:“娘亲要照顾惜儿的小弟弟,或者小妹妹。惜儿让奶娘或者倚翠姑姑抱,可好?”

    懵懵懂懂的女娃娃呆呆地望向母后圆鼓鼓的肚子,仿佛在问,弟弟妹妹在哪里呀?她怎么没有看见?

    女儿太可爱,若非她大腹便便的行动不便,此时真想弯下腰来,亲一亲女儿软嫩的脸蛋。

    她又摸了摸女儿的脑袋,耐心地同她解释,小宝宝还没出生,在她的肚子里。再过至多一个月,惜儿就要做姐姐了。惜儿自己都还是个宝宝,她并不懂得做姐姐有什么好的。可娘亲不能抱她,她感到有些沮丧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儿,小小的惜儿灵机一动。一双大眼睛亮晶晶的,张口再次要求:

    “娘亲不抱,娘亲高高,高高。”

    不能抱抱,举高高更有意思。

    苏婉容失笑。

    都不能抱她了,举高高显然更不可能。

    事实上苏婉容从来就没带惜儿玩过举高高。把小丫头高高抱起,举过头顶,逗得女娃娃咯咯直笑,这素来是她父皇爱做的事情。

    惜儿的父皇……

    回想起那个男人,苏婉容微微一愣。

    那男人身躯强壮,双臂更是结实有力。莫说一个一岁出头的小丫头了,便是她这个做娘的,也能被那双铁臂拦腰抱起。

    虽然羞人,但苏婉容她其实极喜欢被胤莽抱的。喜欢被他对待宝贝一般抱在怀中,用他灼热的薄唇,一下一下,疼惜地亲吻着她。

    与男人昔日的种种温存,一被勾出一个头儿,就一发不可收拾地接二连三浮现于脑海。

    回忆以往,苏婉容不自觉有些失神。

    却在这时,倚翠神色着急地跑了过来,步伐迈的太大,险些从台阶上摔了下来。苏婉容上一刻的思绪就这么被彻底打散了,看着这冒冒失失的丫头,抿唇便笑出了声。

    “瞧瞧你,这是在急什么呢。”

    倚翠气喘吁吁,连行礼也顾不上了。稍稍缓过气儿来,就急急地对她说:“娘、娘娘!皇上,皇上他回来了!”

    苏婉容愣住。

    她怔怔地抬眼望去,就见不远处的垂花雕刻长廊,传来矫健有力的脚步声。也就是那么呼吸的一个间隙,那身穿玄色铠甲的高大男人,从拐弯处步履匆匆地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瘦了些,黑了些。原本就棱角分明的一张脸愈发的刚硬凌厉。可是瞧看起来,依旧伟岸,挺拔,英俊。

    瞧见软椅上坐着的是她,阔步走来的男人眸底霎时间一片柔和。苏婉容亦是心跳如鼓,眼看男人离自己越来越近,步伐也愈发急促。

    她喉间一哽,眼眶发热地,笑着从软椅上缓缓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**

    六月十四的这一天,艳阳高照,碧空万里。

    晋元帝这一日,早朝进行一半,便火急火燎地从金銮殿赶过来。此时站在凤仪宫寝殿门外,高大的身形犹如人形石雕一般,僵硬而直挺地站在原地。

    屋内一直传出断断续续的痛呼声,那些个痛苦隐忍的呻吟,就如同无形的刀子一般,狠狠刺在胤莽心口。

    他已经后悔了。他就不应该一时心软纵容那小女人顺其自然。他就应该狠狠心,彻底避孕,万一那小女人今次有个三长两短,那后果……胤莽他根本就不敢想象。

    随着时间的流逝,胤莽的脸色越来越白。就在他再也压抑不住,咬牙准备直接冲进去的时候。皇后娘娘的产房内,隔着一架花鸟屏风,一道响彻整座寝宫的洪亮啼哭声,猝不及防传入众人耳畔。

    立在门外,双脚仿佛生了根似的胤莽,听见这一阵啼哭,悬在嗓子眼儿的心总算落地。

    呆了片刻,反应过来以后,急匆匆闯了进去。恰好与从正室内绕出来的产婆,撞到了一块儿。

    高大健硕的帝王,这会儿冒冒失失地夺门而入,可是把产婆给吓了一跳。可是喜事当头,自然也管不了那么多了,马上把裹在红锦襁褓内的小娃,抱过来给皇帝看。

    产婆高兴极了,眉梢带喜地扬声道:“恭喜皇上,贺喜皇上,娘娘为皇上诞下一名龙子,母子平安!”

    **

    五年以后,苏婉容的这对儿漂亮的仿佛瓷娃娃一般的儿子女儿,都已经逐渐长大。

    女儿唤作胤惜,婴儿肥慢慢褪去以后,眉眼愈发出落得水灵精致。一看,往后便是个美人胚子。

    只可是,娇滴滴水润润的小姑娘,越长大,越发成了个清冷老成的性子。也不喜被人抱了,就爱围在她太师外公身后,让外公跟她讲弟子规和三字经。

    儿子唤作胤宸,生得浓眉大眼,像他父皇。

    虎头虎脑的小家伙,和他皇姐姐是两个极端。男子汉小丈夫,偏生性子粘人的很,又极爱哭。但凡有一个不好,小嘴儿一扁,眼泪金疙瘩就一滴一滴连成了串儿。哭的急了,那便是连母后去哄,都是没用的。

    这会儿便是如此,小阿宸粘着姐姐,让姐姐陪自己放风筝。皇姐姐不愿意,觉得放风筝小孩子气,又浪费时间,不如留在寝宫里,看几本绘本来得有趣。

    小阿宸不高兴了,就开始哭。惜儿牵起弟弟胖乎乎的小肉手,小大人儿似的无奈地安慰了两句。小阿宸吭吭唧唧的不答应,扭着肥嘟嘟的小身板,哭得愈发带劲儿。

    这样的场景,每日都会上演个两三次。

    最起初的时候,苏婉容这个做母后的,还会出面适当地调解一番。后来习惯了,自然也就见怪不怪。

    目下,苏婉容随胤莽一道儿半躺在贵妃榻上。

    一边远远望着自己生下来的这一对儿金童玉女,心下的满足难以言喻。一边枕在男人强壮有力的臂弯,忽然想起了许多年前,她刚刚嫁给他时,发生的那些陈年往事。

    便抬起头来,一双美目斜睨着他,问:“还记得当初我跟你立下的那道约书吗?都说君无戏言,倘若从西夏回来以后,我翻旧账,不想继续做你的皇后了,你要怎么办?”

    她同他曾经有过半年之约,半年之期一满,倘若她想离开,男人不能阻拦。如若毁约,男人便要江山易主。

    白纸黑字地立下毒誓,契约书还在她的妆奁最底层压着呢,不怕男人耍赖。

    胤莽原本正把玩着妻子如云秀发,乍一听见妻子忽然来了这么一句,剑眉一挑,却是轻描淡写地回了一句:“朕自然不怕,因为那纸约书,早在西夏临行之前,朕就一把火给烧了。”

    烧了?

    苏婉容一怔,有些不信。

    妆奁有个隐蔽的暗格,上面落了锁的,除了她自己,根本没人可以打开。

    苏婉容觉得男人在说大话,娇哼一声,有意当场打他的脸,就吩咐烟晴去寻当年的那盒妆奁。

    原本苏婉容内心里是极为笃定的,觉得这蛮汉子就是在吹牛皮。直到烟晴神色复杂,两手空空地走过来,凑近娘娘耳边,跟娘娘说……那妆奁早被人凭暴力给强行拆卸了,至于藏在最里面的暗格……根本是空空如也……

    苏婉容当下愣住,待她反应过来以后,一双美眸后知后觉地,立刻怒气冲冲地瞪向身侧笑容得意的男人。

    “好啊你!你这个不要脸皮的大骗子!原来从一开始,你就根本没有想过遵守约定!”

    亏她以为这蛮汉子总归有那么点良心,能够履行诺言,竟然傻乎乎地着了这男人天大的一个连环套!

    可不是一个天大的连环套吗?套着套着,把自己这辈子都给套进去了!

    见妻子生气,气呼呼地撅着红润的小嘴儿,又不理人,胤莽见状,识时务地赶忙抱着人又亲又哄。

    嘴上说着讨她欢心的话,可是内心里呢,却是根本未曾因当初的决定后悔过。

    他不是什么君子,若重新来过一次,他还要骗她。骗到她真心喜欢他,喜欢他喜欢得非他不可为止。

    毕竟初遇她第一眼,整颗心都被她勾了去。

    从此非卿不可。许卿一世荣华,白首相依,此生不离不弃。

    ——正文完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忽然觉得,连根抽出这个词好污啊,想换成连根拔出,好像更污了?(果然污者自污吗?

    完结撒花~

    接下来是马不停蹄地开始更新前世番外,还是休息几天再更呢?有点小纠结~

    本书由首发,请勿转载!
(←快捷键) <<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>> (快捷键→)

《宠后多娇:昏君养成守则》阅读提示:

① 精彩小说《宠后多娇:昏君养成守则》连载于酷读吧小说网,更多关于《宠后多娇:昏君养成守则》内容, 请关注看酷读吧小说网。本站已开通手机(m.kudu8.org)阅读功能,敬请通过手机访问《宠后多娇:昏君养成守则》最新情节!
② 本站所收录精彩小说 《宠后多娇:昏君养成守则》(作者:木羽年華)及有关此小说《宠后多娇:昏君养成守则》 评论所代表观点,均属作者个人行为,并不代表本站立场。
③书友如发现本小说《宠后多娇:昏君养成守则》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,请马上向本站举报。希望您多多支持本站,非常感谢您的支持!
④《宠后多娇:昏君养成守则》是一本优秀小说,情节动人,为了让作者:点影能提供更多更好的作品,请您购买本书的VIP、或多多宣传本书和推荐,也是作者的一种另类支持!小说的未来,是需要您我共同的努力!